x

曹远征谈人民币汇率:不是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 是美指在下跌,外汇平台区别

来源:| 2020/9/16 12:23:39 | 4人阅读|

  原标题:曹远征谈人民币汇率:不是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是美元指数在下跌

  “美国天量的货币发行,而且从未来情况来看,如果疫情控制不住,这种货币发行还要持续下去,美国贬值态势就变成大概率事件了,不是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而是各国货币都会相对美元升值,是美元指数下跌,这是预期美元指数到82点很重要的一个背景。”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9月5日在由《财经》、《财经智库》、北京资产管理协会主办的“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

  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

  曹远征表示,从全球来看,疫情的情况不容乐观。全球可能进入到和疫情并存的一个时代。这个疫情并存的时代意味着什么呢?疫情是一个生产要素,是一个负的生产要素,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都会发生深刻的变化,这就是人们说的可能有的行业不会回来了,有的行业可能得到格外的发展,正是这样的深刻变化,这可能是对全球很大的一个挑战。

  谈及人民币国际化问题时,曹远征表示,现在人民币国际化还是双边的过程,中国跟韩国做生意用的人民币、中国跟泰国做生意用的人民币还没有到多边化,没有多边化的货币不叫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货币,韩国跟泰国人做生意用人民币这才多边化的含义,我们现在还在阶段,今天总量还是在扩展,但这个机制没有发生变化。

  以下为发言实录:

  曹远征:谢谢!疫情在全球肆意的时期在通州开这个会,我讨论三个问题:

  一、中国是怎么应对疫情的;

  二、疫情下金融风险是什么;

  三、中国在过程中的表现以及疫情后世界的影响。

  刚才元春教授强调疫情是带来一个改变世界,过去我们在讨论经济问题的时候,我们从来不讨论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条件是一个问题,即使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如果不出现战争,身体健康,生儿育女是一个正常的过程,但是疫情冲击不能正常下去。劳动力生产再生产条件不能维持,所有的问题就变了,于是在经济政策中间抗疫是第一位的,重建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条件。

  我们知道在疫苗没有出现以前,最好的抗疫办法就是隔断,但是经济活动本身是要互联互通的,这很是有矛盾。你会注意到在过去8个月时间内,更深刻影响是在工业阶段,生产是持续下降造成经济衰退。我们可以注意到,所有宏观经济政策过程的设计都是在总需求上设计的,无论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是提高总需求的,但是总需求政策无法解决供应链上的政策。持续在扩大中间,但是依然抵挡不住经济衰退,全球经济我们认为还会进一步衰退,二季度已经显现出来了,三季度会更为严重,这时候所有宏观经济模式会发生变化。

  抗疫为核心的经济政策,一共有三点:

  一、抗疫,支持物理性隔断,也包括对抗疫物资生产;

  二、疏困,这次疫情对小微企业影响非常之大,如果不梳困的话,未来的经济增长会受组。美国很多政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直接到个人账户进行救济。或者中央银行直接票据市场进行贴现。

  三、重启,疫情控制住经济如何重启,这是抗疫的经济政策。

  目前全球大多数国家是处在正常状态,经济情况没有破产,现在讨论是不是能够维持,是适重启但是不能不提醒,在很大情况下出现非正常状态,我们最担心的美国,为什么担心美国?是因为美国出现非正常状态,疫情发生未正常控制。7月31日已经到了,国债花完了,个人账户钱没有了,那么今后怎么办?8月份国会两党在不断辩论这件事,但是由于核心问题对于低收入阶层,特别是对低收入人群补助标准是什么样,始终没有落地。政策开始混乱起来。标普讨论的问题我们是从这个角度理解的,包括8月份疫情的恶化和中美冲突可能和这都有联系。

  一、从全球来看,疫情的情况不容乐观。美国人口占全球的3%-4%,感染人数占成了第一位,今天是印度占到了第一位,完全被确诊不是检测人数是感染人数,疫情的流行是不容乐观的,全球可能进入到和疫情并存的一个时代。这个疫情并存的时代意味着什么呢?疫情是一个生产要素,是一个负的生产要素,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都会发生深刻的变化,这就是人们说的可能有的行业不会回来了,有的行业可能得到格外的发展,正是这样的深刻变化,这可能是对全球很大的一个挑战。

  二、在挑战下是什么样?传统风险,快速去杠杆的金融危机,2008年就是快速的去杠杆,那么这种风险依然存在而且在加大之中。大家看到的,比如说前两天美国市场,对冲基金是在快速的缩表。实体经济增长,贵金属在上升,以能源为中心的价格在持续下跌。唯一一个新兴的传统行业是页岩油,页岩油是外汇平台区别高债务,人们非常担心能源持续下跌会不会引起企业的去杠杆。由于为了应对疫情冲击,全球货币政策的持续宽松,由于支持财政开支,央行用高债的方式引起了金融危机。怎么来看永续债、负利率债,这给全球金融带来新的挑战。

  从中国来看,疫情控制比较好,二季度开始反弹,中国经济我们认为是在2.5左右,可能是全球唯一正增长国家,带来什么结果呢?中国利率仍然是在正增长,中国人民币变成安全资产,就出现了中国股市的火爆。中国经济没有表现的那么好,但是资金向中国流,人民币处于一个升值态势,这样新的流动会带来新的问题。

  由于时间到了就不多说了,下面讨论再来回答。

  主持人(姚余栋):主要央行都采取了无限量的宽松政策,像美联储、欧央行、日本央行、英格兰银行,有人说是MMT,就是应对这个事情跟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时候主要央行推出来MMT某种意义上是洪水滔天、货币狂潮,你们主要看主要央行,不包括人民银行,人民银行在这方面是坚定淡定从容也矜持。这个政策怎么看待?

  曹远征:刚刚提到了,在疫情期间疏困政策是最重要的,疏困本来是财政任务,但是在疫情中间财政收入都是在下降的,所以必须央行给予支持,这是构成各国抗疫中间很重要的原则,于是就出现了所谓大家说的开动印刷机、购买国债的问题。这种现象形成以后就出现了货币政策的变形,我们说叫第三种货币政策:第一种,通过利率控制,贴现再贴现,利率控制引导总需求。第二种,2008年出现的,就是央行扩表。第三种,现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融合和结合,然后来支持,我们叫货币政策支持功能型财政,MMT理论最核心的一点。通过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扭曲变形来进行对财政政策的支持,形成MMT盛行的,其实MMT本身是大杂烩,20年前就有了,我们十几年前就做资产负债表中间就在关注这个东西,中国过去四大国有银行的重组就是央行资产负债表当资本注入的,只不过后来觉得财政政策这样纪律上有松驰,所以最后15000亿特别国债买出去的。

  现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未来我们需要以什么样的财政纪律、需要什么样的制度安排才能真正的把这个问题能理清楚,换句话说在新形势需要新的财政货币组合问题,这个问题我们过去坚持说始终两个事物,彻底分离的,井水不犯河水,疫情面前确实情况都发生变化,必须有新的组合,我想这可能是这次世界经济或者姚余栋说货币放水以后提出新的思想。

  主持人(姚余栋):就是你还是比较赞同境外银行放水。

  曹远征:不是赞同不赞同,是没有办法,人都要死掉了不放水怎么办。这个时候很特别的情况,人命关天,我必须得疏困,可能是饮鸩止渴,但是毒药必须得喝下去,否则见天就倒在这儿了。

  主持人(姚余栋):就是咱们与病毒共存。

  主持人(姚余栋):第二个问题,境外是货币狂潮,主要央行无节制打破底线,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银行坚守了稳健的货币政策,我们的货币特殊时期现在逐渐在退出,人民币汇率会不会升值?那边的货币超发,这边我们的货币整个杠杆率控制逐渐要坚持稳健、坚守,人民币汇率升值是阶段性的还是会形成趋势?人民币国际化是不是又迎来了一个好的时机?

  曹远征:其实我来看不是人民币升值贬值,不是美元升值贬值,是美元指数的波动,可以看到美元指数从103掉到92,可能还会往下跌,跌到80多左右,为什么是这样?看看今年的市场会发现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刘元春说的,当全球危机的时候寻求安全性资产,美元是安全性资产,所以美元是在升值中。当市场预期市变得平和了、追求回报了,美元并不是最好的一种资产,所以这个向人民币方向移动,美元指数在下跌、人民币相对来说美元升值。这里提出一个问题,其实我们知道这个讨论很多,美元到底会贬多少、人民币到底会升多少?核心问题在于,美元作为这样一个毛货币它本身的变化是什么样。其实有一种问题,美国天量的货币发行,而且从未来情况来看,如果疫情控制不住,这种货币发行还要持续下去,美国贬值态势就变成大概率事件了,不是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而是各国货币都会相对美元升值,是美元指数下跌,这是预期美元指数到82点很重要的一个背景。

  第二个问题是人民币国际化问题,金砖国家特别提到这个问题,我是做人民币国际化从2003年在香港到现在17年了,整个过程是我参与设计的,包括香港的文件都是我起草的,我想说的,17年来很重要的,现在人民币国际化还是双边的过程,中国跟韩国做生意用的人民币、中国跟泰国做生意用的人民币还没有到多边化,没有多边化的货币不叫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货币,韩国跟泰国人做生意用人民币这才多边化的含义,我们现在还在阶段,今天总量还是在扩展,但这个机制没有发生变化。

  要多边化两条非常重要,其实也提出了:第一个,开放进入市场,就是人民币可兑换性变成多边化的基础条件,这方面我们看正在做,请大家注意,海南自贸港方面的安排,其中一条,债券项下2035年实现可兑换。第二个,这个货币能不能进入多边储备?去年在“10+3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会议”,已经提出审查推行本币化进程,就是“清迈机制多边化”,清迈机制多边化如果把人民币作为主要货币纳入本币化进程,可能进入多边储备了,这个时候才有多边清算使用和安排的问题出现,这两方面都有进展,希望如果讨论人民币国际化,核心问题人民币如何实现多边使用。

  主持人(姚余栋):你的预计美元指数还要贬到82是吗?

  曹远征:现在市场有预期,高盛说是美元指数大概在82左右。

  主持人(姚余栋):按您的理解,人民币还有升值的阶段性,是吗?

  曹远征:对,但是这个阶段背后显示出一个问题,这种天量的货币供应内涵价值是在降低的。

  主持人(姚余栋):我们承认现实,我们是在理想和现实注意中寻找的可能是现实的理想、理想的现实主义。

  主持人(姚余栋):请六位嘉宾、六位我心目中的大牌经济学家用一句话总结自己的观点。

外汇平台区别

  曹远征:疫情冲击确实是个范式转变,我们正在转变过程之中,我想转变重点保持敬畏心是第一位的。

  主持人(姚余栋):敬畏谁,市场?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