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球外汇交易创新高,国际化道路发展趋势

来源:创富盈汇| 2022/11/15 22:26:41 | 25人阅读|

据国际清算银行10月27日公布的《三年一度中央银行调查:2022年4月柜台市场外汇交易》,4月全球日均外汇成交量为7.508万亿美元,比2019年4月增加了14.1%。全球外汇市场波动率(以美元指数计算)为0.38%,比2019年4月高出了0.12个百分点。

人民币交易无疑是交出了最亮眼的成绩单。与2019年4月相比,人民币外汇交易三年间增长速度高达84.69%。人民币以7%的柜台市场份额和5.4%的交易所市场份额,成为全球外汇交易最活跃的第五大货币。2022年4月,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澳大利亚元、加元、瑞士法郎等主要货币的日均成交额分别为6.64万亿、2.93万亿、1.25万亿、9686亿、5264亿、4790亿、4658亿、3897亿美元(外汇交易涉及两种货币兑换,统计时计算了两次),分别比2019年4月增加了8174亿、1641亿、1449亿、1249亿、2414亿、325亿、1337亿、627亿美元。

全球外汇和衍生品交易继续集中在五大金融中心。4月份,英国、美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日本五个市场的柜台交易(指电子市场,或电子通讯网络)占全球外汇交易的78%。而在亚太激烈竞争市场中,新加坡成功脱颖而出。数据显示,全球十大外汇交易中心排名依次为伦敦、纽约、新加坡、香港、东京、瑞士、巴黎、法兰克福、多伦多和上海。最近几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积极与瑞士联合银行、摩根大通、标准渣打、花旗集团等企业合作,以打造本地外汇交易生态,如今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全球外汇产品的市场格局变化不大。2022年4月,全球外汇掉期、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期权及其它产品、货币互换的交易分别占50.74%、28.06%、15.49%、4.05%、1.65%,与2019年4月相比,外汇掉期交易提高了2.15个百分点,即期外汇则下降了2.01百分点;人民币外汇掉期、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期权及其它产品、货币互换的交易分别占43.81%、33.28%、12.38%、10.01%、0.51%,与2019年同期相比,外汇掉期份额增加4.2个百分点,期权产品份额下跌了5.06个百分点。美元对人民币以6.6%市场份额仅次于美元对欧元(22.7%)、美元对日元(13.5%)和美元对英镑(9.5%)而居世界第四位,为历次调查结果的最好名次。


人民币交易更多流向欧美市场

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统计数据,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外汇交易市场出现了重大变化:交易越来越多地流向欧美市场,亚太地区交易份额则出现较大跌幅。表1列出了2010至2022年的五次调查结果,除2019年外,表中所列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币交易占比超过97%。2022年4月,英国和美国的人民币外汇交易增长最快,所以市场份额分别增加了6.25和4.12个百分点,成为市场最大的赢家,这表明人民币外汇交易的国际化基本特征越来越明显。

与2019年相比,亚太地区的人民币外汇成交份额却呈现较大滑坡。2019年,亚太地区(除表里所列的国际或地区货币外,还包括新西兰、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的人民币外汇交易占全球交易的73.06%,而2022年则下滑至63%,三年之内丢了10.06个百分点。2022年4月,中国内地、香港特别行政区、日本和韩国的市场份额下降较为明显,但新加坡提高了3.12个百分点,澳大利亚基本保持不变。


人民币外汇交易的国际化趋势得益于三方面因素。首先,我国始终坚持扩大对外开放,国际贸易投资保持稳定增长,客观上刺激了外汇交易需求。据中国海关统计月报,2022年1-4月,我国出口贸易增长速度达10.3%,进口贸易增速为5%。又据人民银行《2022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22 年上半年,资本项目(直接投资、证券投资、跨境融资)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合计为 15.73 万亿元,同比增长 12.7%。来自经济部门的实际外汇交易需求拉动了离岸和在岸市场人民币外汇交易。

其次,在2019年4月-2022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先后与以下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管理机构(中央银行)签订或续签了货币互换协议:新加坡、土耳其、欧洲中央银行、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匈牙利、老挝、埃及、巴基斯坦、智利、蒙古、新西兰、印度尼西亚、韩国、冰岛、俄罗斯、泰国、卡达尔、柬埔寨、斯里兰卡、尼日利亚、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南非、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日本和英国,便利了人民币跨境支付与使用。其中,中国香港、新加坡、英国、中国澳门、日本、德国、中国台湾地区、美国等地的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增长较快。

最后,人民币跨境支付基础设施不断改进,提高了跨境支付效率。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了二十多家国外银行或国有商业银行的海外支行担任当地人民币业务清算行。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稳定运行,2021 年末共有境内外 1259 家机构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接入系统,极大提高了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处理效率。可以肯定,央行数字货币及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支付系统会进一步方便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


未来需着力增加人民币债务资产及避险工具

亚洲主要货币、欧洲和美洲货币在欧美市场的市场份额有着较大的差异。人民币、港元、新台币、日元、韩圆、新加坡元、印度卢比的外汇交易在伦敦和纽约的合计占比分别为34.31%、37.02%、37.27%、48.57%、41.40%、38.33%、38.58%;除英镑和俄罗斯卢布外,其它欧洲货币、澳大利亚元和新西兰元在欧美市场的份额平均值为59%;除美元外,美洲货币在欧美市场交易占比约71%。以此判断,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已达到较高水平,不过与美元和欧元相比仍有较大差距,这正是人民币国际化战略重要方向之一。

人民币离岸金融资产稀缺,增加离岸人民币资产供应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着力点之一。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截止2022年第二季度末,以美元标价的债券总市值(未清偿余额)为13.11万亿美元,欧元为10万亿美元,英镑为2.01万亿美元,日元为3377亿美元,人民币离岸债券余额仅为1405亿美元。对于官方外汇储备管理机构和公共和私人基金管理公司而言,债券资产是投资组合的必选产品,尤其是全球利率水平普遍上升的背景下,债券资产备受青睐。除了进一步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外,通过各种渠道丰富离岸人民币资产特别是债券资产已势在必行。

增加人民币避险工具应是需要关注的焦点问题。10月27日,国际清算银行还同时公布了《三年一度中央银行调查:2022年4月柜台利率衍生品交易》,结果显示,利率衍生品每日平均交易额为5.23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18.84%。柜台市场利率衍生品包括远期利率合同、隔夜指数互换、其它类互换和利率期权产品,各大类产品占比分别为9.5%、44.3%、41.6%、4.6%。人民币利率衍生品交易量仅排名第十位,依次落后美元、欧元、英镑、澳大利亚元、日元、加拿大元、新西兰元、韩圆和捷克克朗。对于投资者来说,利率风险和外汇风险是两大重要金融风险,且利率风险损失远高于汇率风险损失,利率风险管理工具是未来人民币国际化须重点考虑的问题。

加强与外汇巨头银行合作,打造外汇交易生态。人民币在岸交易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而外汇市场交易又是瞬间变化最快的信息交换市场,技术投入是培育市场的重要手段。比如,新加坡金管局与多家外汇交易巨头银行的合作就是一个成功典范。应新加坡金管局邀请,花旗银行把自己开发的、拥有专利技术的交易撮合系统(外汇定价机)安放在新加坡,该系统包括外汇定价和对冲算法,可提供23种货币(十国集团货币和十三个新兴市场国家的可实物交割的货币)和黄金及白银的报价。这是花旗集团继伦敦、纽约和东京之后在新加坡安放的第四个交易系统,以用于支持外汇市场在亚洲交易时段的价格发现和交易执行功能。新加坡还与瑞士联合银行、摩根大通和标准渣打银行合作,以满足本地财富增长的需求;也与非银行做市商XTX和Jump Liquidity(自营外汇交易商)合作。

提高交易处理效率。外汇交易市场为24小时运行的全球最大交易市场,超低延迟是外汇市场最基本的技术条件要求。目前,伦敦和纽约的延迟约为180毫秒,东京为85毫秒,如果要确认交易是否完成,确认又需要180或75毫秒,耗时之和为360至170毫秒。有人估算,如果新加坡所有外汇撮合系统完全投入使用,其延迟降为1毫秒。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交易所集团数据中心通过无线铁塔、光纤、海底电缆等多种技术手段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高速对接,共享在洲际交易所(ICE)、日本交易所集团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挂牌的股票、金属、能源、加密货币和软商品(粮食等)主力期货数据。外汇交易处理效率肯定是竞争市场的关键要素。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