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外交事务》:经济和政治成本高 美国应主动放弃美元霸权地位,江恩理论的精髓

来源:大通外汇官网| 2020/8/1 18:04:08 | 4人阅读|

  《外交事务》专栏:经济和政治成本高,美国应主动放弃美元霸权地位

  来源: 财经外研社

  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发行国,美国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

  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机,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加明显。然而,颇具争议的美元霸权不仅加剧了全球经济失衡,也令美国自身苦不堪言。德国新经济学论坛经济学家西蒙·蒂尔福德(Simon Tilford)和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汉斯·孔德纳尼(Hans Kundnani近日在美国外交事务网站刊文指出,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全文如下:

  上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财长吉斯卡尔·德斯坦曾经抱怨,美元的主导地位让美国拥有了极大特权,美国不仅能够从其他国家获得低息贷款,还因此养成了大手大脚、寅吃卯粮的习惯。自那之后,无论是美国的盟友还是敌手,都曾表达过类似观点。然而,与这种“特权”相伴的,还有沉重的负担。强势美元对美国的贸易竞争力和就业都构成了压力,随着美国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逐渐下降,这种压力也许将体现得更加明显,引发的动荡也更为强烈。金融机构和大企业成了美元主导地位的主要受益者,但这种地位带来的消极影响,则大多落在了美国普通民众身上。正因为此,如果美元的霸权地位继续下去,美国社会的不平等以及政治极化现象恐怕会进一步加剧。

  美元的霸权地位并非永恒不变。研究人员近年来一直告诫称,出于经济或战略方面的考虑,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世界大国可能放弃美元,将外汇储备多元化。目前为止,虽然没有理由认为全球对美元的需求已经枯竭,但美元或许会通过另一种方式放弃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那就是美国“主动放弃”美元霸权,原因就在于由此造成的美国国内经济和政治成本实在太高。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已经陆续放弃了对多边组织和安保问题的若干承诺。美国政府这些举措引发了国际关系学者的猜测:基于更广泛的战略意义考量,美国会不会放弃美元的霸主地位。美国可能会以退出多边组织等类似的方式舍弃美元霸权。即使许多国家希望保留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就像许多国家希望美国能继续提供安全保障一样,但美国自己可能认为已无力承担其巨额成本。令人意外的是,放弃美元霸权的观点在美国政界几乎没有引发讨论,也许在他们看来,这样做的结果不仅有利于美国,也有利于世界。

  维护美元霸权地位成本巨大

  美元的霸权地位源自世界各国对美元的需求。海外资金源源不断流入美国,既因为美国是存放资金最安全的地方,也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太多选择。与各国的实际贸易融资需求相比,流入美国的海外资金要高出许多,这也是导致美国出现大规模经常贸易赤字的原因。换句话说,与其说美国大手大脚,不如说美国在帮助各国存放过量的资金。

  美元霸权在美国国内也造成了分配层面的失衡,在一部分人获益的同时,另一部分人却成为这种政策的牺牲品。最大的赢家当属银行,它们既是资金流入的中转站,也是资金的最终接收人,银行业也因此得以对美国经济政策发挥着超常影响力。输家则是制造业企业和它们的员工。美元的旺盛需求推高了美元汇率,其结果是推高了美国商品的出口成本,抑制了海外市场需求,进而导致制造业利润下降,失业人数上升。

  这一现象在美国“铁锈地带”等地的摇摆州表现得尤为明显,反过来又加剧了社会经济分化和政治极化。曾对这些地区经济有着重要意义的制造业岗位如今被转移至海外,留给当地民众的只有贫穷和怨恨。这些地区的选民为何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原因当然不难理解。

  如此庞大的资金流入对未来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加严重,而且越来越有可能成为一种不稳定因素。随着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不断崛起,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一再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资金流入规模不变,但由于美国经济规模的相对收缩,资金流入其实出现了“假性”增长。这将进一步放大美元霸权造成的分配失衡现象。一方面,获利的是美国金融机构,另一方面,为之买单的却是美国传统工业基地,由此引发的政治纷争也将越来越严重。

  鉴于经济和政治层面的压力与日俱增,美国既要吸纳海外资金,又要确保经济增长的均衡和公平,难度无疑将越来越大。而且,美国还要面对美元汇率过高和产业空心化的问题,这些也都是美元霸权带来的“副产品”。未来某一时刻,出于保护美国经济的整体目标,除了限制资本流入,美国或许别无他法,即便这意味着美国将主动放弃美元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

  美元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英镑

  美国不会是第一个放弃货币霸权的国家。从19世纪中叶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是全球头号债权国,当时国际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自然也是英镑。这段时期,全球金融体系是建立在金本位制基础上的,也就是说,一种货币的价值等于它能兑换多少重量的黄金。英国当时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黄金储备,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英镑。

  到了20世纪上半叶,英国经济开始衰退,出口竞争力大不如前。由于英国依然实行金本位,因此当外贸出现逆差时,就意味着英国要将黄金运往国外,这就减少了流通中的货币数量,压低了国内物价。一战期间,英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暂时中止了金本位制。但是到一战结束时,英国已成为债务国,而此时的美国已积累了庞大的黄金储备,顺理成章地取代英国,成为全球头号债权国。

  1925年时,英国恢复了金本位制,并在黄金储备大幅减少的情况下依然采用一战前的汇率,这意味着英镑汇率严重高估。结果就是,英国出口竞争力持续下降,本已缩减的黄金储备继续下滑,这种情况迫使英国不得不下调薪资和物价。随着制造业竞争优势的衰减和失业率飙升,英国社会开始出现动荡。1931年,英国彻底江恩理论的精髓放弃金本位制,等于是宣布放弃英镑的霸主地位。

  1902年,英国殖民地事务大臣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曾形象地把英国比喻成一个“疲累的巨人”。如今,随着美国实力的消退,加上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崛起,这一比喻用在美国身上也算恰当。国际关系理论家和外交政策分析员已开始探讨美国将会衰落到何种地步,甚至开始研究“后美国”时代世界的景象。

  有人指出,在特朗普治下,美国已主动放弃了“自由主义霸权”,在提供安全保障的问题上,美国刻意营造出一种不确定性。还有人认为,美国退出霸权的举动是其长期战略性收缩的一部分。无论是哪种情况,有一点可以想象:美国将有可能步英国后尘,主动放弃货币霸权。至于美国是否真的会这么做,以及会选择何种方式来进行,目前对于这两个问题的讨论并不多。

  放弃美元霸权的几种可能方式

  目前来看,美元的主导地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固。尽管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数千万人失去工作,美元需求依然有增无减——这一幕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也曾出现。海外投资者在3月份曾大举抛售美国国债,但他们所做的不过是将国债换成了美元。新冠疫情期间,为了防止全球金融市场失灵,美联储向全球经济注入了数万亿美元,并且还扩大了与其他国家央行的货币互换额度。虽然特朗普政府在应对疫情时的左支右绌令人们更加相信美国已日渐式微,但美联储和全球投资者的所作所为却进一步强化了美元在全球经济的中心地位。

  尽管如此,这并不能打消美国的顾虑。海外资金的大量涌入将继续给美国制造业造成伤害,而疫情引发的衰退只会让美国工人更深切地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为缓解“铁锈地带”等地区日益加剧的经济和政治压力,美国应该考虑限制资本流入。方法之一就是减少全球经济的美元供应,借此将美元汇率推高至望而生畏的水平。当然,这样做不仅会削弱美国的出口竞争力,还会给本就极低的国内通胀率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

  美国还可以放下身段,“主动邀请”中国或欧盟等经济体取而代之。但目前看似乎后继无人,还没有谁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对于中国来说,允许资本的自由流动,中国经济还需要进行根本性的结构调整。欧元区同样没有可能,只要它对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以及资本输出的依赖程度不减,欧元就难以取代美元。

  不过,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继任者出现,美国未必就要继续紧握美元霸权。

  美国可以开征一江恩理论的精髓门新税,用以惩罚投机性短线海外投资,同时对长线投资予以豁免。此类政策将减少资本流入,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贸易失衡问题,而设置贸易壁垒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这样做还有助于缓和当前自由贸易招致的批评声音,压低金融机构不劳而获的利润。

  在理想的情况下,作为全球三大经济中心的中国、美国和欧盟一致同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来构建一个货币篮子。至于监管方式,要么授权IMF监管,要么组建一个新的国际机构。但是,国际关系紧张因素,尤其是中国和美国两国争端升级,将可能导致国际合作化为泡影,中国和美国两国在经济问题上发生矛盾的可能性也更大。这一种情形虽然悲观,却很可能成为现实。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